ARTcollectors' in Asia

Subscribe to Our Free Newsletters

超越東西方 追求新的表現方式|採訪曾梵志@草場地

Translations:

Category: interview

2008年,中國當代藝術賣瘋了。回想當時,在那一段可以稱之為中國泡沫的期間,收藏家們悄悄地交易著他們的作品。4年後,中國當代藝術出現了新的局面,誰的作品都能賣的時代結束了,真正有價值的作品成為了市場的焦點。這個連載就是將至今仍備受關注的藝術家介紹給讀者。作為的第一回,我們在位於北京草場地的工作室,採訪了以面具系列給世界帶震撼的曾梵志。

超越東西方。
追求新的表現方式

一井 聽說您將分別于巴塞爾和秋季的倫敦舉辦展覽是麼?
曾 是的。巴塞爾藝術博覽會我們每次都會參,不過那是群展,只展出一件作品而已。倫敦的是我的個人展,我們非常用心的在準備。
一井 倫敦是高古軒麼?
曾 是的。會以工作室中有的這些風景畫為主的新作品展。倫敦高古軒的展廳非常大,所以還需要一些大的作品。
一井 剛才我看了您在畫室裡的作品,非常俱有神秘感,那些線條仿佛是樹的枝梢在一起歌唱似的。
曾 是麼?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說法呢。
一井 在您的畫室裡,有巴蒂斯等各式各樣的收藏品,比如這個佛像的頭部,是隋唐時期的物件吧?看來您很喜歡是麼?
曾 是,是唐朝的。正對著玄關的那尊,是比唐朝更早些的。
一井 我第一次親眼看到曾先生的作品是在2008年 ,佳士得香港舉辦的,亞洲當代藝術拍賣的預覽會上。《面具系列 1996第6號》,這個作品給了我很大的沖擊。在那之後我還經常會想起來那幅作品,心想有機會一定要見見這幅畫的作者。

醫院系列

一井 在面具系列之前,還有一系列描繪醫生和患者的《醫院系列》的作品,這套作品是甚麼時候開始創作的呢?
曾 最早是在1991年,那是作為我的畢業創作而畫的。
一井 從您的醫院系列中我感受到了,類似于畢加索的《藍色時代》中貫通的那種孤獨的精神。您的作品並不是僅僅只是在描繪醫院裡的場景,而是將面對疾病和死亡的病人,拯救生命的醫生,所有場景中出現的人物的靈魂給表現了出來。特別是中間的那幅畫讓人聯想到了基督教的降架圖。
曾 那時候我只是把自己的生活和周圍發生的事情,自己的感受或者是映在我的眼中事物給表現出來而已。
一井 我可感覺到當時您也受到了蘇丁的影響。
曾 確實,我受過他的影響。我之所以知道蘇丁還要感謝日本出版的《周刊朝日百科 世界的美術》。87年的時候,我在學校的圖書館看到了這本書。書中介紹了蘇丁畫的一塊肉的作品,我看過之後受到了很大的沖擊。那幅畫帶給我的印象一直忘不掉。後來我有機會在瑞士看到了原作,非常激動。
一井 當時(美院時期),您可以看到日本的書籍麼?
曾 大學只有一套(朝日百科),你也不能借出也不能一個人在閱覽室看,所以我們就一群人,一起到圖書館看。那個時候,中國管制的還比較嚴格,也只能那樣做了。
一井 87年的話,您應該有23歲了是麼?
曾 是。很年輕,有反抗心,是“憤青”(笑)。那時候學校主張的是社會寫實主義,和這個作品正相反。社會現實主義就要求你的畫必須有內容有情節。
一井 蘇丁是巴黎學院派的作家,其他還有畢加索、莫迪里亞尼、巴斯金等,他們是一群十分孤獨的作家。曾先生在周圍都是社會主義寫實派的時代,可以算是“武漢學院派”的孤獨作家了。
曾 當時學校的老師,並不希望我們畫這種畫。這種畫的社會認同度也很低,也不能參加重要的展覽。而不能參加官方的展覽就意味著你的作品不被承認。老師們總認為我們還是學生,總是要我們在做這樣的創作之前應該把基礎做好。不過,那時候的我們都想表現自己。
一井 蘇丁的畫在顏料的肌理和動感的處理上,十分的有魅力。曾先生的風景中那些扭曲的樹枝的動態以及畫面的肌理,也有相通的部分。
曾 其實帶給我影響的不僅僅是蘇丁,德國表現主義,其它還有美國抽象主義,比如說科寧,我也受過他的影響。還有培根。在學校的時候,可以學習很多風格,慢慢地就找到屬於自己的風格。
這是我學生時代的作品,90年代的。
一井 非常的好。90年代的作品的話,是畢業前,醫院系列之前的作品了。確實可以感受到貝克曼等人的精神在裡面。
曾 我也是因為在這個作品的創作過程中,意識到了要去表現人物的內心,自己的內心。

一邊工作一邊考大學

一井 您大學畢業時已經27歲了,就一般來說算是比較晚了。在那之前,您都在做些甚麼呢?
曾 一般的說大學畢業時應該是22歲,可是我進入大學的時候就已經23歲了。進入大學之前,我沒有上高中,16歲就開始在印刷廠工作了。其實不僅僅是高中,初中我也是中途就沒有再去學校了(笑)。
一井 您是從那時就愛上畫畫了麼?
曾 是,從很小的時候開始我就很喜歡畫,自己也會畫。開始工作是在1980年左右,那時候中國沒有所謂的職業畫家這種職業。必須一邊畫畫一邊做別的工作。不過我還是想做和自己喜歡的畫有關的工作,所以就在熟人的介紹下,到印刷廠工作了。
一井 印刷廠,和美術相關麼?
曾 一點點。偶爾會做一些插畫和設計的工作。
一井 您在工作中想到要考美院是在甚麼時候?
曾 剛開始工作的時候完全不知道有美院,後來和一些相關的人士接觸多了就知道了。17、8時候開始考美院。考試非常的難,專業課通過了,可是文化課過不了。因為我沒有上過高中,所以比起別人來說,難度更大。所以我花了5年的時間,到23歲才終於考上了美院。
一井 據說湖北美術學院油畫系的學生當時一年級只有8個人是麼。
曾 是的。油畫系在當時,是美院里最受重視的科系,裡面的學生都是作為未來的藝術家來培養的,a老師的人數比學生還要多。對於那個時候的我們來說,能進油畫系就是值得自豪的。
一井 少數精英,精英教育。
曾 學校的學生和老師們每一年都對新入學的油畫系學生饒有興趣。不過,能上美院除了實力還要有一定的運氣。
一井 曾先生的雙親是從事甚麼樣的工作的呢?
曾 他們都在印刷工廠工作。就是一般的工人。
一井 兩位今年貴庚?
曾 母親今年68歲,父親73歲。
一井 那麼您是長男了?
曾 是的。下面還有一個妹妹和一個弟弟。
一井 您曾經在以前的採訪中說過,您受到母親的影響很大。具體來說是怎麼樣的影響呢?
曾 我的父母雖然是70、80年代的一般工人,不過兩個人都是文藝愛好者。雖然沒有受過高等教育,但是我父親對琴棋書畫都很喜歡,就是所謂的文藝青年。在一般的工人里,我母親也是比較有文學和藝術修養的人。在他們的同齡人中,像他們那樣幾乎閱讀了當時能夠看到的名著的人應該是很少數。有這樣的父母,我一定是會受到影響的。我的父母也很喜歡京劇,至今我都還記得他們唱的也是很好的。
一井 看來在文革之前,還是有機會可以接觸到各種各樣的文化。

由面具系列登上世界舞台

一井 曾先生您出生在1964年,在兩年後中國開始了文化大革命。之後經過了10年,76年毛澤東去世之後,文革也結束了。那時您正好12歲。您在「面具1996 NO.6」中也畫了紅小兵。這是和您在文革時期的體驗有關麼?
曾 面具系列確實是以我的記憶為主的作品比較多。比如紅領巾,孩童時的回憶,腦海裡的大事件,記憶深刻的事物。事實上文革對我並沒有直接的影響,主要是來自大人的間接的感受。我們是從大人們的臉色,情緒以及行動上感受到他們對於文革的恐懼。比如說我們小孩子說了甚麼稍微過頭的話時,父母就會很緊張地警告說不可以在外面說。生活在那樣充滿緊張感的氣氛中,多少還是會受影響的。
一井 作為畢業創作而製作的醫院系列,是把靈魂非常直接,樸素的表現在畫面上,而之後的面具系列,您是作為第三者,比較客觀的來觀察。初期的醫院系列是將靈魂直接的表現出來,應該算是一種自畫像。可以感覺到進展到面具系列後,您是用有一定距離的視點來表現的。
曾 從早期的醫院系列開始,就是以一個系列為單位,將自己想要表現事物完成之後就開始下一個階段的創作。我不喜歡總停留在一個階段,希望往前走。現在我還年輕,總是被記憶束縛著也沒有意思。我想要去表現全新的,沒有人做過的。包括面具系列在內,對於我來說那些都是已經過去的時代了。

自然,世間的一切
盡在心中

一井 雖然在歐洲並沒有傳統的風景畫,但是中國在北宋時期就有範_,郭溪等人以風景成名。
曾 確實,北宋時期是中國風景畫的一個頂點。可以說之前我的作品都是受西方的影響。而現在的作品是我一邊在學習和接受中國傳統藝術的影響,一邊發展的創作。是一種正在探索中的,將會結合西方的表現手法和東方思想的新的方式。是不分東西方的,獨特的繪畫方式。
一井 范_、郭溪,他們並不是將風景僅僅是像照片一樣再現出來,而是和風景對話,將風景是甚麼表現在畫面上。我覺得這種經過和風景的對話,來考慮地球,自然是甚麼的地方和曾先生有共同點,您覺得呢?
曾 古代的藝術家們,比如北宋的藝術家,他們和自然融為一體,生活在其中,創作在其中。我的畫其實說是風景畫也好,抽象畫也可以。這樣的風景在現實世界中你是見不到的,這是藝術家心中的風景。用眼睛是看不到的。
一井 曾先生現在的這些風景畫確實給人一種不是自然界的,而是您內心中的風景的印象。早期你是將自己內心表現到外面,而現在的風景畫則是將世上的一切融入到了自己心中。
曾 確實。
一井 在美國的邁克爾先生的採訪中,您曾經提到「妙悟」一詞,請問是甚麼意思呢?
曾 我一直在讀一些中國傳統的書,也一直在思考如何將西方的表現手法和東方意境融合在一起。就是將它頓悟的意思。
一井 現在在畫室中播放的是歌劇麼?
曾 圖蘭朵的「今夜無人入眠」。
一井 一邊聽音樂一邊看您的畫,仿佛畫中的樹枝在舞動一般。
曾 我喜歡一邊聽音樂,一邊創作。聲音對於我的創作來說有很大的影響。狀況好的時候,聽到聲音我就會在腦海中浮現出畫面。創作的時候,一邊聽著音樂一邊在腦海裡創作,尋找靈感。請你聽一下這個聲音。我輕輕地敲。(畫家敲響了在畫室中的即像是大鼓又像是鑼一樣的作品。)
一井 真是好聲音。
曾 是吧。就像是西藏的寺院傳出的那種宗教儀式的鐘聲,一聽到腦海中就會浮現那種畫面。在院子裡的那個作品也可以敲擊。那是想像著西方古老的教會傳出的鐘聲而創作的作品。

在純粹中作畫

一井 以前的採訪中,在回答如果不論時代國籍的話,您想出生在哪裡這個問題時,您說您想和塞尚一起畫畫。
曾 是(笑)。那時我想說的是我想回到很純粹的狀態中作畫。16、7歲的時候那樣,一心不亂的,純粹的就是畫一個蘋果,一個罐子。塞尚也一定是在那樣的狀態下創作的。不是在現在這樣複雜的社會和環境中,而是回到純粹的只是畫畫的時候。
(3月7日 ,北京草場地的畫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お問い合わせ
  • 株式会社 生活の友社
  • 〒104-0061
  • 東京都中央区銀座1-13-12 銀友ビル4F
  • Tel. 03-3564-6900
  • Fax. 03-3564-6901
[ 美術の窓 ]
[ アートコレクターズ ]
[ ARTcollectors' in Asia ]
[ オンラインショップ・その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