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collectors' in Asia

Subscribe to Our Free Newsletters

采访: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日本馆艺术家——盐田千春

Category: interview

2015年的第56届威尼斯双年展中代表日本参展的是当代艺术家盐田千春。大量的使用黑色或红色的线创作大型的装置作品让人难忘。 而她以人类最初的记忆为题,采访2~3岁儿童的影像作品现正在东京·森美术馆展出。盐田不断探寻生与死,以及存在的作品,让人难以忘怀。

人类最初的记忆

—— 现在森美术馆的《Go-Betweens:通过儿童观察世界》展中,展示了盐田女士的影像装置作品《どうやってこの世にやってきたの?(你是怎么样来到这个世界的呢?)》。作品中登场的那些能够非常清楚地讲叙着自己如何来到这个世界的2~3岁的孩子们让人印象深刻。创作这个作品的契机是什么呢?

盐田:我女儿刚刚会讲话的时候,我试着问她“你还记得在妈妈肚子里的事情么?”,她告诉我“好像有人使劲地按我的头”。其实我自己是忘记了,后来才想起来生我女儿的时候途中停了下来,经过引产才顺利的生下她。因此我开始对人出生时的记忆感兴趣,开始采访幼儿园的孩子们。

—— 在采访的过程中,有没有一些类似的话题出现呢?

盐田:很多孩子都谈到了色彩。像是自己在粉色,红色或者绿色的毯子上睡得正舒服的时候被妈妈给叫醒后才发现自己已经来到这个世界上了之类的。孩子的妈妈听到之后也很吃惊,因为从来没有和孩子说过这样的话。

另外还有男孩子说:“我在蛋里的时候认识每个人,可是生下来之后却谁都不认了”。随着采访的深入,渐渐觉得这些不是单纯的幻想,我开始思考一个孩子的记忆到底可以追溯到多久以前呢。我也查阅了很多资料,在一位心理学家的书中读到了这样一个理论,就是说当一个人可以使用语言时,他出生时的记忆会随之消失。因此我开始创作这一系列以人类出生时的记忆为题的作品。

—— 使人惊讶的是这些孩子们能很自然的讲出这些故事。

盐田:最初我们把孩子们带到摄影棚进行采访,结果谁都不说话。因此我们就改在幼儿园游戏的时间里采访孩子们,大家就很自然的和我们交流。

—— 具体是怎样问他们的呢?

盐田:大概是像“你是怎样来到这个世界的呢?”这样问,真的就只是问了这个而已。于是有的孩子就说“我是在桌子上生出来的,我弟弟也在”。我们又问说“可是那时候还没有弟弟啊”,孩子回答说“不,弟弟在的”。仔细询问后也不明白他说的具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是因为现在有弟弟才那么说的呢,还是真的在出生之前就见过弟弟了呢······。另外还有的孩子说他听到了新干线的声音。

—— 是指那是他有在胎儿期听到了的记忆么?

盐田:这就有到底这些内容我们应该相信多少的问题,不过应该不只是编造出来的故事。

—— 采访不是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就不行么。

盐田:负责语言的脑部发达了就不行了。

经历生与死

—— 您现在居住在柏林,大概有多长时间了呢?

盐田:我在德国17年,大概有16年左右住在柏林。我们家有三个国籍。我是日本,我先生是韩国,我们的女儿是德国和日本。

—— 相信也有很多很麻烦的事情吧。

盐田:因此我对这次在森美术馆的展览很有同感。比如我和丈夫如果吵架了,我女儿就会在中间给我们翻译。真实版的“Go-Betweens”(笑)。不过我们是血脉相连的一家人啦。

—— 盐田女士认为“儿童”是怎样的一种存在呢?

盐田:在我自身里有着母亲和艺术家的两个自我,这两者时常在打攻守战。有时候展览结束回到柏林听到女儿叫妈妈,我会想为什么这个小女孩冲着我叫妈妈呢。这是自然形成的。有需要自己来守护的部分会成为生活的支柱,但是在做作品时则会使自己无法创作。

—— 您有一段时间离开了当代艺术对么?

盐田:怀孕的时候我变得没办法看也无法创作作品了。我一直是以做艺术家为目标而活着的,突然艺术变得那么遥远让自己觉得很可怕。当然生下女儿后不久,艺术就又回到我的身边。不过那时,我的里面已经有另一个自己了。

—— 当进入想象的世界时,孩子有时会成为一个奠定真实世界的桩,这也很重要不是么?

盐田:是呀。以前创作作品时会没日没夜的工作,不睡觉也没有关系。但是有了小孩子,你就必须让生活有规律,不过也因此好像都不怎么生病了(笑)。

不存在中的存在和记忆

—— 盐田女士曾说过暑假时经常会回到父母的故乡高知县的乡下,然后大家会一起给奶奶扫墓。因为是土葬,所以需要清理长出来的植物。我想这个场景和您作品中关于生,死,还有其中的循环有着一定的联系。

盐田:我觉得是有联系的。有一个记者曾说过,他到受灾现场时想起了我的作品。虽然我的作品并没有以灾难为题,但是现在的我更觉得也许作品里是有一部分那样的世界存在的。

—— 您以前的作品比较追求内心,向内的印象比较深,而最近的作品则在之上加入了向外扩张的力量。

盐田:本身对于我来说那些比较黑暗的,散发着死的味道的作品就很有魅力。现在当然已经好了,在我因癌症必须做手术的时候,感觉好像是进到了自己的作品里一样。那之后我生了女儿,作品的变化应该就是从那时开始的。之前的作品会有一种诱惑人进入死亡世界的感觉的,而现在的作品则是有着由死复生的意味在。

—— 初期作品确实有着异常的密度。可以看作是对死亡的兴趣又或者是说在向其靠近。

盐田:贴满冰冷的瓷砖的地面上就置放着一张床。那样的作品我是非常喜欢的。

—— 在什么都没有的空间里只留下了一些痕迹。也因此在第一次看到您的作品时觉得非常的日本。西欧是做出实际的物体,而盐田女士的作品不是表现物体而是痕迹,或者说是一种念力艺术。

盐田:我是想表现出曾经有谁存在过的地方。所以会放把椅子或是被烧过的钢琴在作品里。

为了威尼斯双年展

—— 威尼斯双年展日本馆的展示是由几组策展人和艺术家提案经过比赛,最终决定参展艺术家和策展人。这次好像准备的时间非常的短是么?

盐田:这次是2007年策划了我在神奈川县民画廊的个展的中野仁词先生联系我说“这次的比赛作为策展人被提名了。不过要在2个月内做出展示计划。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的也只有盐田千春你了”。中野先生的说只有我了,这句话给我很大的支持。其实我上次也参赛了不过没有被选中。我觉得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在那2个月里我抱着这样的心情只想着威尼斯,作出了展示计划。最初的预案是完全不一样的,但是去年父亲的去世让我感受到失去重要的人是多么的痛苦。于是我在“想要收集最珍贵的东西”的驱动下,想到了“钥匙”这个题目。

—— 威尼斯双年展日本馆的建筑本身就很特别,那这次的展示具体会做什么样的安排呢?

盐田:1楼是开放式的,只有4根柱子,在那会展示重新编辑的《どうやってこの世にやってきたの?(你是怎么样来到这个世界的呢?)》。在2楼设置着2艘船和用红线坠着的钥匙。1楼是人类出生时的记忆,2楼是在活着的时候会有的痛苦记忆。这些都由4根柱子支撑着。也由此我想到了这次展览的题目“掌中的钥匙”。作品中的两艘船仿佛是手掌一般,既是承载记忆的手,也有载着记忆出海航行的意义。而在船周围的钥匙也有“把握机会”的意味。

—— 感觉上即有把握机会走进未来的可能,也有打开过往记忆的意味。

盐田:知道过往才能更了解现在的自己。你可以有各种理解。

(5月30日,森美术馆内)

出处:《ARTcollectors’》2014年7月号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お問い合わせ
  • 株式会社 生活の友社
  • 〒104-0061
  • 東京都中央区銀座1-13-12 銀友ビル4F
  • Tel. 03-3564-6900
  • Fax. 03-3564-6901
[ 美術の窓 ]
[ アートコレクターズ ]
[ ARTcollectors' in Asia ]
[ 書籍 ]
[ オンラインショップ ]